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奖结果 > 正文
一个东亚偶像工业大佬的离开
发布机构:本站原创    浏览次数:次 发布时间:2019-07-10

  杰尼斯让偶像的生产模式化、工业化、流水线化,并最大可能地利用偶像“氪金”。这至今仍深刻影响着韩国和中国的偶像工业。说喜多川创造了一个偶像时代,并不是夸张。

  ▲ 87岁的杰尼斯事务所社长喜多川去世,日本多家报纸头条进行报道 。图源:视觉中国

  日本杰尼斯事务所发布正式讣告,社长喜多川于7月9日下午4点47分去世,享年87岁。随后,杰尼斯旗下艺人木村拓哉发微博悼念,“希望您可以好好休息”。社交网络上很多人感慨:一个偶像时代结束了。

  喜多川的去世不仅在日本社交网络上引起轰动,也登顶微博热搜榜首。或许很多人不熟悉喜多川,但追过日剧或者追过日本偶像的人,一定不会对杰尼斯事务所(Johnny’s)感到陌生。杰尼斯是亚洲最早的造星工厂,垄断了日本男星市场的半壁江山。正是喜多川一手创办了杰尼斯,并将其推向辉煌。

  喜多川1931年10月23日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,其父亲是日本佛教高野山真言宗美国分寺的住持。喜多川在洛杉矶度过了自己的青春时代,因为父亲的关系他很早就与艺能圈的人相熟。朝鲜战争结束后,喜多川回到日本,并于1962年创立了以自己名字“强尼”(Johnny’s)为队名的男子组合和公司。因为Johnny’s在日语里的读音接近“杰尼斯”,所以在华语圈一直以杰尼斯事务所来称呼Johnny’s。

  杰尼斯的发展初期波澜不惊,直到1980年代才开始迎来巨大转机,7人男子组合“光GENJI”红极一时。到了1990年代,杰尼斯一发不可收拾,推出了多个重磅组合,比如1991年的“SMAP”(木村拓哉、中居正广),1994年的“Tokio”(长濑智也),1995年的“V6”、1997年的“Kinki Kids”(堂本刚)、1999年的“岚”(松本润、樱井翔、二宫和也)……

  从此,日本最具影响力的男性偶像团体几乎全部出自杰尼斯事务所,杰尼斯在日本的地位无出其右。

  杰尼斯的影响力不仅局限于日本,它独树一帜的造星体系,对于日后整个亚洲的娱乐工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比如时下我们对于练习生并不陌生,而练习生制度来自于杰尼斯。杰尼斯巩固其在男团市场地位的一个策略是,每隔两到三年就推出一个新的男团。男团储备从何而来?这就是杰尼斯的Johnny’s Junior(简称Jr.),即出道前的偶像训练生。

  杰尼斯有200-300名Jr.,入社的孩子年龄大约在8-15岁,一般都是递交履历书,接到通知面试,面试通过以后便可以成为Jr.的一员。之后开始类似于社团活动的周末训课程,课程以唱跳为主。经过平均四五年的培训,就有一些练习生脱颖而出,成为杰尼斯重要的人才储备,并在前辈的表演舞台上充当伴舞、背景等职责,以获取舞台经验和人气。

  将偶像作为一个职业的理念,也经由杰尼斯而深入人心。杰尼斯偶像大部分都以组合的形式出道,因为多个成员可以满足粉丝的不同的期待,每一个成员都扮演着某种特定的角色(即“人设”)。

  比如时下国内男团自我介绍时,有人说自己是唱歌担当,有人是跳舞担当,有人是可爱担当等,这也是来自杰尼斯的偶像模式——你不必是完美的,但你必须有某一点能够满足热爱你的粉丝的幻想。

  偶像是一份职业,必须对粉丝负责,因此杰尼斯对偶像的私生活也有严苛的规定和限制。比如,偶像没有婚姻自主权。

  再如偶像“多栖发展”的理念,也被杰尼斯发扬光大。像木村拓哉经由组合SMAP出道,其一开始的方向是综艺,以平易近人的姿态圈粉,像1996年开播的综艺《SMAP×SMAP》20年来一直保持着极高的收视率。但让木村拓哉成为日本乃至全亚洲的大众情人,主要还是源于他主演的一系列高收视率的电视剧,像《悠长假期》(1996)、《美丽人生》(2000)、《Hero》(2001)、《空中情缘》(2003)、《冰上恋人》(2004)等,木村拓哉自此“封神”。而回望平成时代诸多影响广泛的日本电视剧,都少不了杰尼斯男星的影子,像松本润、山下智久、二宫和也等等。

  杰尼斯重塑偶像,也重塑了粉丝。杰尼斯在“控粉”方面也有独到的方法(有非常严格的粉丝管理规则),让粉丝对偶像忠诚、热情、狂热,偶像才能屹立不倒。

  不同于我们现在追星是零门槛的,比如可以通过社交网络直接关注,通过售票软件抢夺门票,杰尼斯采取的是粉丝会员制。粉丝与偶像接触的唯一途径是,成为会员,只有加入俱乐部的粉丝才有抽取偶像演唱会门票的资格等。杰尼斯偶像都有自己专属的粉丝俱乐部,可以通过官网申请加入,每个组合每年的会费大概4000日元(约250元人民币)。像仅仅岚这个组合目前的会员数大概是280万,单单会员收入一年就可达7亿元人民币,何止可观。

  可以这么说,是杰尼斯让偶像的生产模式化、工业化、流水线化,并最大可能地利用偶像“氪金”。这至今仍深刻影响着韩国和中国的偶像工业。说喜多川创造了一个偶像时代,并不是夸张。

  不过,杰尼斯的偶像帝国并非没有危机。喜多川观念再超前,也是一个耄耋老人,他的很多理念渐渐显得“落伍”。

  众所周知,杰尼斯奉行对艺人严密保护的制度,比如在肖像权方面。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杰尼斯所属艺人的照片(包括写真、新闻图、资料图)是不允许被媒体发布到网络上的,哪怕获得正规采访,也不行。因此日本网络上搜到的,都是抠图照。与之相对的是,2018年之前,杰尼斯禁止旗下艺人拥有私人的社交账号。而至今杰尼斯仍不愿意将音乐版权卖给流媒体。

  这本质上是会员制的延续,内核仍旧是饥饿营销,尽可能地保留偶像的神秘感,让偶像成为粉丝的独享福利。

  只是在互联网时代,神秘化的偶像运营和饥饿营销式的粉丝运营,是否总是适用的?并不见得。时下最具消费能力的“Z世代”是生长于互联网的一代人,TA们上网的时间比看电视、看报纸的时间要长,单一的传统媒体曝光渠道显得不足;TA们更注重于与偶像的“交流”,更期待“参与”到偶像的事业和生活中去,“圈地自萌”不再适用。

  与此同时,日本国内的其他男团以及韩国男团来势汹汹,在网络上攻城略地;杰尼斯推出的新团影响乏力,国民团SMAP解散,岚也将在2020年解散,旗下其他艺人接连爆出丑闻;雪上加霜的是,喜多川病重后,公司内部权力斗争激烈……内忧外患,杰尼斯身处危机之中。

  杰尼斯也在自我调整,比如2018年解禁了旗下艺人的网络肖像权;2018年山下智久成为杰尼斯第一个开通社交账号的艺人,而且还是微博;今年2月杰尼斯与直播平台SHOWROOM联手推出杰尼斯首个虚拟偶像;5月杰尼斯官方宣布开设Johnny’s Online Shop,粉丝终于可以线上买周边了……杰尼斯的通网虽然“姗姗来迟”,但也聊胜于无。

  喜多川去世,其实也象征了一个辉煌的杰尼斯时代逝去。网络时代的杰尼斯是否还将保持偶像工业引导者的地位?抑或渐渐被时代抛下?这,依旧是一个悬念。欢迎门阁下神码堂85966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trnd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